全文下载排行

一年内发表文章 | 两年内 | 三年内 | 全部 | 最近1个月下载排行 | 最近1年下载排行

当前位置: 全部
Please wait a minute...
1. 佛系:中国社会心态新动向
探索与争鸣    2018, 1 (4): 29-.  
摘要 ( 430 PDF (16596KB)( 443 )  
2017 年底,“佛系”迅速成为网络热词,作为一种表征当下中国社会心态的重要现象,佛系及其背后的问题 引起我们的关注和思考。佛系出现的社会、经济、文化背景是什么?佛系是中国现代性社会所孕育的一种重 要的社会心态,还是与“囧”“丧”一样仅是一个转瞬即逝的网络流行词?佛系凸显了全社会的时代心理症状, 亦或表征了“90 后”“00 后”青年独有的都市亚文化?佛系与现代社会的个体主义、消费主义、工具理性等有何 思想上的逻辑关联?这些都值得我们深思。为了透过佛系现象洞察中国社会心态的最新变化,深层次把握中 国社会结构的新变,《探索与争鸣》编辑部与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“复杂现代性与中国发展之道”课题组在复 旦大学哲学学院举办“佛系:中国社会心态新动向”圆桌会议。与会专家从不同角度对相关问题展开探讨,既 试图对佛系做同情、包容式的理解,也注重用社会主流价值观疏解佛系背后的深层问题。本期刊发这组文章, 呈现了与会专家的精彩观点,以期推动学界进一步讨论与审视。
2. 和合智能相应论——中华传统哲学思维与人工智能
张立文
探索与争鸣    2018, 1 (4): 4-.  
摘要 ( 253 PDF (1077KB)( 270 )  
人工智能与中国传统和合哲学理论思维有何关联、契合?智能是中国自古以来传统 文化的话语,并非是外来话语。它主要是指主体人的智慧、聪明与实践客体的才能、能力。它体 现为思维灵感、灵魂理念与才能、能力,思想概念与实在存在、主体认识能力与客体认知对象等关 系。由内在性的智慧、思维、理念、知识、计谋、谋略,通过能士、能吏、能臣等才俊,发挥其能量,构 成智能价值体系。智能相应形式多元、多择,它遍及哲学道理、自然事物、天人相应、阴阳相动、政 治刑罚等,它包括自然生态、社会活动、人伦道德、治国理政、万事万物、观念思维等智能相应的融 突和合。它既是人类普遍规则,也是创新世界的价值系统。人工智能的大智能时代,何处不智 能,何处不相应?中国和合哲学思维中智能相应在爱智者的开放包容、致广大的宏伟胸襟中,主 张“天地万物本吾一体”。中华民族智能相应的新理念、新思维,不仅为人工智能更快、更好、更美 的发展作出完善的决策,而且为智能创造的新价值境域、新理想境界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和合天 下的新时代、新世界奠定坚实的基础。
4. 日月不出 爝火何熄——《狂人日记》百年祭
贾振勇
探索与争鸣    2018, 1 (7): 59-.  
摘要 ( 129 PDF (925KB)( 173 )  

由于小说观念的阈限,我们常常忽略、淡化乃至曲解《狂人日记》在现代精神史、心灵史上的真实位置。《狂人日记》乃现代中国疯狂文学之开山、中国文学真实语言之诗性桂冠。它以小说名世,却终究要跨出艺术之塔,直抵人之存在真相,成为隐喻、抽象世界整体存在状态的“有意味的形式”。吃人游戏不终结,它就依然是“对于摧残者的憎的丰碑”。

6. 追赶智慧城市潮流:我们是否已迷失方向
Kevin C. Desouza, Kendra L. Smith
探索与争鸣    2018, 1 (8): 4-.  
摘要 ( 225 PDF (798KB)( 171 )  
世界各地的城市都在投入大量资源将其自身转变为更富智慧的实体。毫无疑问各个城市付出的努力很宝贵也很重要,但是我们却对这些投入的演变感到不安。我们经常发现这些投入大量集中在技术和数据等方面,却很少去关注社会、经济和公民因素这些方面。我们认为,需要重新建构有关智慧城市的对话。在过去几年中,全球很多城市变得更加脆弱:基础设施、经济、社会、政治和公民因素都在影响城市的脆弱度。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合理利用技术帮助民众解决问题,比如解决维护和加强社会契约、负责任地实施技术方案、设计城市治理框架等问题。只有这样才能体现每个个体的多样性、利益、抱负和价值,使社区变得宜居、公正、可持续发展和有适应力。
7. 造物·风险·规限——从宗教角度看人工智能
何光沪
探索与争鸣    2018, 1 (4): 24-.  
摘要 ( 110 PDF (751KB)( 170 )  
10. 后人类时代的社会理论与科技乌托邦
於兴中
探索与争鸣    2018, 1 (4): 18-.  
摘要 ( 177 PDF (751KB)( 153 )  
在进入后人类时代的今天,人类的主体地位不断衰落,人以前独霸主体资格的状态已 成过去。代之而来的是由人、山川草木、地球、动物,乃至包括后来的机器人共同享有主体的时 代。在这个时代,人主沉浮的局面已经成为过去,人可能在与非人、人机合体之人、法人等的竞争 之中作为一种弱者出现。今天的社会理论必须面对科技的高速发展,研究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 对人类文化和生存具有颠覆性威胁的发明创造、人与物以及人与自己创造的机器人之间的关系 等一系列之前从未出现或被重视过的问题,必须回应不断发生变化的错综复杂的各种社会和经 济关系所提出的理论要求。然而,科技乌托邦毕竟是一种愿望,它不能代替社会理论对科技问题 和后人类时代诸多难题的思考。如果科技乌托邦的愿景得以实现,可想而知,一种算法和数字规 定一切的社会,绝对不是一种亲和的社会。人的存在将是数字的存在,人性的平衡将会被打破。 单向度的人和单向度的社会将互为支撑,除了技术统治者之外,所有其他人都是平庸之辈。诗 歌、绘画、音乐也将徒具形式而没有激情和内容。“无聊”将成为该种社会的代名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