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ease wait a minute...
探索与争鸣  2018, Vol. 1 Issue (9): 116-    
文化视野     
儒家何以无“绝对恶”与“根本恶”——中西比较伦理的“消极情性”视角
 全文: PDF(1369 KB)  
摘要: 儒家为何无有“绝对恶”与“根本恶”?以中西比较伦理的“消极情性”为视角,对于中西方论“恶”进行哲学比较,将给予我们有益的启示。“绝对恶”的出场,证明西方思想有将恶加以“本体化”的倾向,而中国从来没有如此的思想取向。荀子所论之恶,并不是与善绝然相对之恶,善恶几成对称之关联的“二元论”在早期中国思想中并不存在,由奥古斯丁的“恶乃善之匮乏”之观念也不能来返观荀子。荀子从“消极情感”出发,认定情为先欲所困,后又下拉了性,由此以“欲-情”之恶推导出“性恶”,但“心善”却“化”性而勉于善。按照康德的“根本恶”观念,善恶的依据并不来自“意志”,而在于“意力”的自由选择,“自由意志”却只能向善。比照而言,孔子的“我欲仁”之欲更接近于“意力”,孟子的“可欲之谓善”之欲则更切近于“意志”。就思维方式而言,西方探究“恶”之本源与中国的“向善”而生,分别来自于西方“两个世界”观与中国“一个世界”观。由中国看西方伦理的缺憾为:第一,西方持善恶绝对对立的“二元论”;第二,西方的恶被本体论化了,成为人性之根。中国思想向阳而西方思想背阴,却把握到了全球人性的一体两面:善的谱系较之恶更为丰富,善有深度而恶则没有,尽管恶自有其广度。
关键词: 绝对恶根本恶荀子奥古斯丁康德消极情感消极情性    
出版日期: 2018-10-01
服务  
把本文推荐给朋友
加入引用管理器
E-mail Alert
RSS
作者相关文章  
刘悦笛

引用本文:

刘悦笛. 儒家何以无“绝对恶”与“根本恶”——中西比较伦理的“消极情性”视角[J]. 探索与争鸣, 2018, 1(9): 116-.

链接本文:

http://www.tsyzm.com/CN/Y2018/V1/I9/116

[1] 邓晓芒. 论康德哲学对儒家伦理的救赎[J]. 探索与争鸣, 2018, 1(2): 64-.
[2] 翟志勇. 宪法序言中的国家观与世界主义[J]. 探索与争鸣, 2015, 1(5): 79-.
[3] 吴锡标丨张慧霞. 荀子伦理思想中的外在规范与价值确认[J]. 探索与争鸣, 2008, 1(12): 64-.
[4] 周晓勇、宋青平. 荀子经济伦理的现代意义[J]. 探索与争鸣, 2000, 1(8): 43-.